玩得火网络-稀有手游服务端丨稀有端游服务端丨稀有一键游戏服务端丨稀有h5服务端丨稀有页游服务端丨资源下载丨游戏资源下载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游戏开服表 申请开服
游戏名称 游戏描述 开服状态 游戏福利 运营商 游戏链接
血色传奇 今日首区 今日首区 安卓 进入游戏
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白浅传 狭路相逢,最强武侠花落谁家 安卓 进入游戏
猎魔守护者 3D休闲放置,二次元英雄大乱斗 安卓 进入游戏
猎魔守护者 3D休闲放置,二次元英雄大乱斗 苹果 进入游戏
楼主: ADUPREce

【原创】《尽途》 刑侦|bl ——文/承遥

[复制链接]

0

主题

116

帖子

71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71
发表于 2019-5-22 11:27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改天我去写江覃文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99

帖子

61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61
发表于 2019-5-22 11:27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一
  
  那是十月的一个夜晚。
  
  自从入了秋,一连着几天都是雨,淅淅沥沥下个不停。潮虈湿的空气里带了丝丝凉意,一阵风吹过,比雨还要冰冷的风拂过脸颊。
  
  沈缙露出一节手指,把外套的衣领往上拉了拉,又把手缩,回衣袖里。
  
  夜色已深。
  
  昏黄的路灯拉长一道身影,朦朦胧胧带了些孤单的意味,路边的墙角和草丛里中偶尔传来几声流浪猫的叫,远处路过的车辆轰隆而过,溅起路边的水花。
  
  路口挂了块歪歪斜斜的牌子,上面写着“建设路”三个大字。
  
  沈缙站在那块牌子前,仔仔细细看了一会儿,而后唇角上扬,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,向着巷子里走去。
  
  他这会儿走的这条路叫建设路,名字取得好听,却带着一股子浓郁的改革开放四十周虈年的味道。这条街也没辜负又红又专的名字,从1978到2018,一如既往地保留着四十年前改革开放初期的样子。
  
  就像是时间在这里停滞了。
  
  这地方本就偏僻,进了巷子里更是显得逼仄阴暗。零零散散分布着几家住户,早已关了灯休息,雨打在窗沿上,顺着没关上的窗缝斜斜洒进屋里。路灯的光照在地面,映出一个个或深或浅的水洼,精灵剔透。
  
  沈缙没打伞,任由雨打湿了身上这件本就不算厚的外套,雨顺着发丝往下淋,滑过眼睫,他胡乱在脸上揉了一把。
  
  流浪猫的叫声听上去愈发凄惨,像是小孩子的哭声,又像是临死前的哀鸣。
  
  沈缙停在了一扇门前。
  
  他曲起手指,在门上轻轻敲了三下。
  
  门里响了一声,有人拉开一条缝,探出一双眼睛小心翼翼地往外看了看,路灯的光照在沈缙的脸上,昏昏暗暗看不大清楚。
  
  “缙哥。”来开门的是一名少年,年龄不大,正处于变声期,说话时语声低沉沙哑,“你来啦?刀爷等你很久了。”
  
  “少他虈妈废话。”
  
  沈缙骂了声,不耐烦地推开门,大大咧咧往里走。走廊里装了声控灯,他跺了跺脚,灯亮起,这才看清楚少年的样子。
  
  少年看上去摸约十五六岁,最多十七八——一看就是发育不良的未成年,瘦瘦小小的,一张脸倒是很秀气,白净,耐看。只是似乎很怕沈缙,对上沈缙的目光就一个劲往后缩,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团。
  
  沈缙目光里藏着刀子,仔仔细细审视了他一圈,很满意这个效果。
  
  “喂,新来的?你叫什么?”
  
  少年急忙说:“我叫许浩,大家都叫我耗子,刚来刀爷身边。”
  
  “耗子。”沈缙嗤笑一声,这少年还真是把耗子的习性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  
  刀爷其人,没别的爱好,就喜欢玩玩小男孩,尤其是十五六岁那种少年,越是瘦弱,越能激起他的性虈趣,这在道上不是秘密。
  
  沈缙对刀爷身边的小男孩们没啥好印象,不过是出来卖的,各取所需罢了。刀爷从不专情于谁,隔两天玩腻了就换人,刚开始有几次给沈缙送过几个小男孩,都被退了回去。
  
  不是不碰男的,而是因为,他嫌脏。
  
  这些孩子们来到刀爷身边,也知道沈缙看不惯自己这些人,当然,他们更明白,沈缙是跟着刀爷风里雨里出生入死多少年了的兄弟,他们惹不起。
  
  是以他们别的不怕,就怕得罪了“缙哥”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00

帖子

64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64
发表于 2019-5-22 11:28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  沈缙穿过一节过道,到后面的屋子里。里面亮着灯,弥漫着烟味和酒味,还有一些别的东西的味道,乌烟瘴气,不少人聚在一起,见沈缙进来一一打过招呼。
  
  刀爷坐在最中间的一张椅子上,旁边,跪坐着一个少年轻轻替他捏腿。
  
  许浩从一进来,就温顺地凑到刀爷身边。
  
  “刀爷,路上耽搁了,抱歉。”
  
  沈缙没靠近,皱着眉站在人群的外沿,对刀爷说,他嘴上说着抱歉,语气里却听不出任何歉意。
  
  不过刀爷显然不在乎,一把推开身边的少年,站起来:“来了就好,就怕你路上碰到事来不了了。”
  
  他走到屋子中间,踢了踢被蒙着眼睛绑成个粽子,扔在地上的人。
  
  他早已被扒了个精光,第一眼吸引了沈缙的,是锁骨上一处纹身,那是一朵绽放的红色的花。他身上布满伤痕,被打得皮开肉绽,满身是血,断了的双腿扭曲成一个怪异的姿势,看得出已经受过不少折磨。
  
  他没有做无谓的挣扎,知道不会好过,只安静等待着自己的命运。
  
  沈缙眉间皱得更深了,这情景着实不舒服。
  
  “一个条子,就这样了还硬气。”刀爷手里夹着烟,抽了两口,把烟灰弹在那警察身体上,“三天了,用了各种手段,吭都不吭一声。”
  
  沈缙“哦”了声:“不如做了算了,这么折磨下去也没什么意思。”
  
  “那怎么行?就这么让他死了不是便宜他?”刀爷还没说话,一个女人先不满地开口。
  
  沈缙凉凉瞥了她一眼,吐出两个字:“闭嘴。”
  
  女人还想说什么,她身边的人用胳膊肘碰了碰她,在耳边小声说:“小芸,刀爷和缙哥说话,没你插嘴的份。”
  
  小芸咬了咬唇,还想说什么,又忍住,睁大了眼睛扑闪扑闪的。
  
  刀爷一根烟抽完,掰开那警察的嘴,把烟头塞了进去,摁在舌头上,皮肉滋滋响着,口腔里升腾起一缕白烟,他剧烈地颤抖了一下。刀爷放开手,他瘫倒在地上,半张着嘴,久久没了声息。
  
  “杀了吧,给他个解脱。”刀爷有些厌倦,按揉着太阳穴,对沈缙说。
  
  沈缙拔出枪,抵在警察的眉心,想了想,一把扯下蒙在眼睛上的黑布。
  
  他生了一双桃花眼。
  
  眼睫浓密纤长,往上翘起,本该是似醉非醉荡漾着盈盈秋波,却因那双浅灰色的瞳孔,平添了几分冷淡和苍凉。像极了一片干涸破碎的荒原,里面空洞洞的没有任何东西,绝望到麻木,直勾勾盯着沈缙。
  
  沈缙没来由打了一个寒颤。
  
  这么一张脸,毁了着实可惜,沈缙轻叹了声,枪口往下移,瞄准他的心脏。
  
  “呯”——干脆利落,警察应声倒地。
  
  屋子里霎时寂静。
  
  可能是眼花了吧,沈缙想,他看到他在枪响的时候,唇角扯出一线浅淡的微笑,嘴唇轻微地蠕动着,似乎是拼尽了全身的力气,轻声说:“谢谢。”
  
  “来两个人,处理了。”沈缙把枪别回衣服里,对身边的人吩咐。
  
  他看着两个小弟把那警察的尸体拖出去,估计是扔在某个荒郊野外树林里,或者附近哪里的坟场,下一晚上雨,什么痕迹就都没了。
  
 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为刀爷杀人了,无论原因如何,始终是犯了人命。手上早已沾满鲜血,许是注定罪无可恕。
  
  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02

帖子

62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62
发表于 2019-5-22 11:29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来啦啦啦啦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02

帖子

67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67
发表于 2019-5-22 11:29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给缙哥江队dddd!!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89

帖子

56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56
发表于 2019-5-22 11:30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  二
  
  五年后,兆州。
  
  接连几日的雨让这座西南边陲的城市处于一种潮湿温热的氛围之中,像是一座巨大的蒸笼。夏日的高温久久不见下落,室内的空调疯狂运转,发出阵阵嗡嗡的声音。
  
  一家咖啡厅内,时光变得缓慢而慵懒,肖邦的钢琴曲如水般倾泻而出,浓郁的咖啡香气弥漫,咖啡师手上动作熟练,精心在咖啡杯上绘制出一朵漂亮的心形图案。
  
  “谢谢。”沈缙坐在角落,放下手中正在看的一份资料,对咖啡师微微一点头。
  
  咖啡师没有离开,拉开沈缙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,抽出一张纸巾,慢里斯条地擦着手,目光落在那份资料上,从他的角度只能勉强看到,上面印着一张照片。
  
  “谁啊这是?”他随口问。
  
  “一个警察。”沈缙把文件推给对面那人,轻抿了一口咖啡,“攸止,你的手艺倒是越来越好了。”
  
  郑攸止笑了两声,漫不经心地翻了翻那几页纸,他这才看清了那张证件照,男人穿着警服,神情严肃,像是故意把帽檐压得低了些,洒下的阴影挡住了眉目,仔细看去,竟有些赏心悦目。
  
  能从证件照看出来长得有几分好看,那他本人应该很不错了。
  
  再往后就是关于他的一些情况,大多是他经手的一些案子,个人信息很少,只有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。郑攸止注意到上面的名字:江行舟。
  
  郑攸止手指在照片上点了点,看向沈缙的眼里多了几分疑惑,嘴唇动了几下,终究是没忍住开口问:“你对他感兴趣?阿缙,提醒你一句,这个警察不好惹,他背景很深。”
  
  “在你的地盘上,还有能被你称为‘背景深’的人?”沈缙嗤笑一声,懒懒靠在椅子上,目光投向窗外出神。从窗子看出去,俯瞰整个兆州市中心。
  
  隔了一条马路就是兆州市公安局所在的地方,沈缙由衷地佩服郑攸止,敢在公安局眼皮子底下开店进行违法犯罪,他也算是第一人了。
  
  郑家家大业大,黑白通吃,郑家二少爷郑攸止明面上做的是正经生意,但背地里搞了多少黑的没人知道。
  
  再加之他背后势力大、路子广,亲朋好友遍天下,从国内到国外,从东南亚到中南美,各方都扯的上关系。正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,谁见了都得给几分面子。
  
  郑攸止哀叹一声,把手垫在下颌下面,担在桌子上,笑嘻嘻地看着沈缙:“有啊,比如你,我有时候真看不懂。”
  
  蓦地,沈缙只感到内心一紧,又很快恢复平静,笑了声说:“咱们俩这么多年都知根知底了,我有什么好看的。”
  
  郑攸止配合着上下打量沈缙一番:“你好看着呢,瞧这张脸,还有这一看就知道口感很好的嘴唇……啧啧,就是不知道脱了衣服什么样子,想上。”
  
  沈缙唇角抽了抽,言简意赅地回了他一个字:“滚。”
  
  “切,我是钢铁直男,笔直的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91

帖子

62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62
发表于 2019-5-22 11:30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  郑攸止知道沈缙向来是男女不忌,只有两个要求:干净,好看。于是一句话略过去,谈起了正事:“那你今天来找我干什么?为这个警察?”
  
  “这倒不是,他……就是觉得眼熟,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罢了。”沈缙说,“我找你是为了别的事,刀爷有一笔生意,想借一把你郑二少爷的东风,跟缅甸那边通个气儿,这不把我派过来了。”
  
  “哦。”郑攸止应了声,眉间蹙起,“可以是可以,但是丑话得说到前头,你们要从兆州出镜,好办,但是想在兆州做生意,难。”
  
  他站起身,指向对面的市公安局:“看那儿,从姓江的当上刑侦口的一把手,外面来的生意都不好做了。”
  
  沈缙顺着他的方向望去,一座座高楼鳞次栉比,视线受阻,什么也看不清楚。
  
  他抓住郑攸止话里的意思,眼睛眯起:“我们外面来的做不了生意,你们本地的可过得反倒很滋润的?看来这地方水够深,有点意思。”
  
  沈缙话音带着笑,眸子里却不含分毫笑意,不知为何竟有几分冰冷。他一手拿起咖啡杯,把有些凉了的摩卡一饮而尽,那一霎那间流露出来的情绪,被他融进咖啡里,喝进肚子里,完美地掩饰起来。
  
  从郑攸止的咖啡厅里走出,已是下午。
  
  刚好赶上下班高峰期,市中心的几条街道人潮拥挤,车连着车堵在一起,从远处望去积成黑压压的一片,蠕动着,缓慢地往前爬行。红绿灯交错,几个交警站在十字路口的中心维持秩序。
  
  沈缙已经记不大清楚,上一次回到兆州是什么时候了,或许是十年,甚至更久。
  
  记忆里的兆州早已变了样子,没了成排的老式房子,昔日的弄堂瓦砾也消散在匆匆而过的时光之中,一应整齐的摩天大楼,勾勒出现代化都市的缩影。
  
  沈缙生长在兆州,大了些去外地上大学,再后来跟在刀爷身边,如果不是这次来兆州负责生意,他可能这辈子都回不来了。
  
  这座城市翻新了一遍又一遍,人也换了一茬又一茬。
  
  拐了一个弯,进到一条较为僻静的小巷子,沈缙掏出手机,小心地看了看四周,这才迅速换上另一张电话卡,拨通里面存的唯一的一个号码。
  
  只响了一声就被接起,像是对方一直在等着这个电话。
  
  “是我。”电话里,响起一个熟悉的、沙哑的声音。
  
  沈缙忽然内心被刺得有些发疼。
  
  他顿了顿,压低自己的声音:“我回兆州了,刀爷最近会和缅甸方面进行一场交易,据说还有别的方面的势力参合进来,我尽快弄清楚。”
  
  电话那端没说话,过了片刻,响起开门关门的声音,应该是换了一个地方。
  
  “好。”那个声音说,“我们会做好准备,必要时候让兆州这边的直接负责人和你进行联系,这次不会让他们跑了,你需要什么帮助,尽管提。”
  
  “有啊,就一个。”沈缙听到自己的语声发涩,“这个任务结束了,让我回去呗,不是回局里,我想辞职,或者干脆给个机会,让我提前退休好了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一阵长久的沉默。
  
  沈缙轻咳了声,打破这片寂静:“我开玩笑的,现在这样也挺好,路是我自己选的,怎么着都得走下去……”
  
  “我答应你。”对方开口打断他。
  
  沈缙一愣。
  
  “这个案子结束了你就回来,想继续当警察也好,不想当也好,随你选。我还是那句话,注意安全,咱们折进去太多人了,只有你留到了现在,给我活着回来。”
  
  沈缙把手机紧紧地攥在手里,手背上青筋暴起,像是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一般,把耳朵贴在手机上,许久,才缓慢地开口:“是,老师。”
  
  他刚说完,还没来得及挂断电话,突然,传来一声刺耳的鸣笛声。
  
  继而鸣笛声此起彼伏,霎时陷入混乱,车流横冲直撞,撞断栏杆,冲向路边的人行横道。
  
  沈缙逆着人流的方向跑向事故发生的中心。
  
  眼前是满片殷红,人类脆弱的肉体被席卷进洪流,顷刻间,血肉模糊。
  
  如同整个世界陷入疯狂一般,一辆失控的SUV冲向十字路口的中间。
  
  旁边,公交上的司机急忙开门,挤满了车的乘客竞相逃亡,有人挥着刀,对着一个没来得及跑出去的女孩子砍了下去。
  
  在地上打滚的人,眼睁睁望着从自己体内流出去涓涓鲜血,尖叫着,哭喊着,周围的人避之犹恐不及。
  
  有人打了110,不多时,警笛大作,场面失控,道路陷入瘫痪,宛若人间地狱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07

帖子

73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73
发表于 2019-5-22 11:31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  三
  
  这一场事故,来得快去得也快,事实证明本市为人民服务的队伍严格遵守第一时间出警的原则,又是控制现场又是救助伤员,一辆接着一辆的急救车赶到现场,将受伤人员送往医院。
  
  场面被控制住后,留了一些警察在处理现场,记者总是到的很快,拦起的警戒线外,密密麻麻挤满了媒体的记者们。
  
  沈缙挤在记者之中,饶有兴趣地看着警察们忙碌。
  
  “各位保持安静,有结果我们一定会告诉大家好吧?请大家退后,不要打扰我们公安人员正常办案。”
  
  一名警察举着个小喇叭,一遍又一遍地喊,但很显然记者对新闻热情高于一切,天气闷热,没多久就喊得满身是汗,却依然没起到什么作用。
  
  “覃钊,过来帮忙。”里面有人对他喊了声。
  
  “来了。”
  
  覃钊解脱一般,把小喇叭塞给旁边一个年轻的警察,满脸怜悯拍了拍那警察的肩:“小孟,交给你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,去处理群众工作吧。”
  
  小孟:“……”
  
  警戒线外,沈缙四处看了一圈,目光落在中间一人身上,轻轻挑了挑眉。
  
  他是唯一没穿警服的了,一件灰色的T恤,牛仔裤,在和现场的交警说着什么,像是感受到背后传来的目光,他偏过头,朝着人群里看了一眼。
  
  沈缙坦然迎接着他的目光。
  
  只对视了一眼,他礼貌性地笑了一下,错过视线,又转了回去。
  
  那一瞬间,沈缙忽然知道了他是谁。
  
  “江行舟。”沈缙喃喃念着这个名字,他好像明白过来,为什么看照片时候会觉得眼熟了。
  
  没多在这里停留,他把自己隐藏在人群之中,很快离开了现场。
  
  五年前见到的那个人,始终压在心里挥之不去,那一枪他故意打偏了,可在那样的天气,能不能活下去都只能凭运气。
  
  在那个时候,沈缙得势,深受刀爷的重视,也因此周围有太多的眼睛盯着自己,稍有不慎就将会万劫不复,于是,他只能赌。
  
  时隔五年沈缙只记得,那个下着雨的深夜里,明明还没入冬,却是彻骨严寒。他难以想象,一个身受重伤的人,被当做尸体扔到野外的水沟里或树丛中,是怎么活了下来。
  
  -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99

帖子

61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61
发表于 2019-5-22 11:31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江行舟回到公安局里,就收到医院方面传来的消息:十三个轻伤,四个重伤,其中两个还在急救室里,牺牲了一名交警。
  
  就是那位在SUV失控冲向人群之中的时候,首当其冲的执勤交警。他推开了自己身边的人,自己却没能躲开,被车撞到了路旁的栏杆上,还没来得及送进医院,就已经身亡。
  
  “妈的!”刑侦支队的副支队长覃钊狠狠把拳头砸在会议桌上,骂了声。
  
  办公室里鸦雀无声。
  
  一名年轻的警察红着眼睛,他是今年年初公安联考考进来的,才刚从警校生晋级为人民警察没多久,几个月里虽说案子不少,但还没碰到过这种引起大范围轰动的案子。
  
  江行舟淡淡瞥了覃钊一眼,又环视一周,知道这会儿说什么也没多大用,他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小袋子,给自己泡了一杯红枣桂圆养生茶,捧着杯子慢慢喝了起来。
  
  喝了一半,他把杯子放在桌上,靠坐在椅子里,舒服地伸了个懒腰。
  
  “各位,冷静下来没?”
  
  江行舟平日里虽说跟同事们好言好语惯了,但总带着种若有若无的距离感,一旦正言厉色,没几个人敢继续大大咧咧的,各个正襟危坐,等着江支队长发指令。
  
  队里的老刑警们都还记得,江行舟刚调来的时候,是抢了覃钊的位置。覃钊从十几年前一毕业,就考到了兆州的公安系统,从分局的基层民警干起,这么多年兢兢业业,恨不得一天能有二十五个小时用来加班,这才逐步高升。眼看着要提副处了,谁知道忽然调来一个人。
  
  江行舟一来不是公安院校出身,甚至学的都不是公安类专业,二来资历也不如覃钊,少了一年。可不知怎么,上面各层领导都对他关怀备至,当时队里都流传着这位江警官是靠的上面有人。
  
  那段时间里,队里没人买他的帐,也就覃钊一老好人约束着同事们,才不至于工作上出现问题。
  
  江行舟看在眼里,倒也没说什么,直到用他的手段和头脑处理了一个在公安系统轰动一时的大案子,众人才赫然发现,这人靠的还真是自己个儿的能力。
  
  那个案子结案的时候,江行舟掏心置腹的一番话,才算彻底攻破了流传多日的流言,从那之后,他成了支队里真正的主心骨,大大小小的案子破起来得心应手,跟犯罪分子斗智斗勇一套一套的,各种招数层出不穷。
  
  “我先说一下情况吧。”江行舟拖了个白板过来,“肇事车辆司机叫刘皓明,性别男,23岁,酒驾,这会儿还在医院躺着,不过这是交警支队的事。重点是公交车上砍人的这位,李鹏,事发时刚好毒瘾犯了,赶着回家来两口结果碰到车祸,眼看着一时半会走不了,一着急就……”
  
  江行舟在白板上写下“李鹏”两个字,笔尖重重摁在上面,点了一个点。
  
  “报复社会了。”他补充完那句话。
  
  “又是个瘾君子。”队里的女刑警向小园嘟囔了声,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,问,“查下去?”
  
  江行舟“嗯”了声,眼里添了抹亮光:“当然,升职加薪的机会不容错过,案子抢到手了就好好办,最好能挖出来一条大鱼,总不能便宜了隔壁禁毒支队的兄弟吧?”
  
  向小园:“……”
  
  她总觉得他们这位队长,对涉毒的案子有着一种出乎寻常的热情。
  
  热衷于涉毒案件的江队长小口小口抿着养生茶,唯独他看上去无比悠闲,只略微蹙着眉在考虑着什么,他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了两下,抬头问:“你们想吃什么?”
  
  “啊?”
  
  “今晚肯定加班,你们想吃什么自己点,我请,吃饱了才有力气工作。”
  
  江行舟说完,把手机递给坐在他旁边的一人,上面是打开的美团页面。他隔三差五请全办公室的人吃饭已是常事,都是附近的几家店,手机转了一圈很快点完外卖,江行舟下完单,随手放在一边。
  
  “老覃,吃完了咱们俩去医院那边,先把人控制住了,小园带小孟去查李鹏的社会关系。”
  
  覃钊眼睛转了转,刚准备说什么,就听见江行舟放在桌子上的手机,发出一阵嗡嗡的震动声。
  
  留在医院的同事打来的电话,江行舟打开免提。
  
  “江队,刘皓明死了。”
  
  江行舟内心一沉,他猛地站起身,突然膝盖一阵刺痛,双腿发软,猝不及防地跌坐回椅子里,他紧紧咬着牙,脸色也在一瞬间变得煞白。
  
  “江队!”
  
  江行舟听见有人在喊他,虚弱地摇摇头,露出一个疲惫的微笑:“没事……腿疼,老毛病了,老覃帮我拿个热水袋,看样子明天又要下雨,怎么这么潮呢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00

帖子

64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64
发表于 2019-5-22 11:32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不敢一次发太多,就尽快赶上原帖进度
会有人看嘛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玩得火网络

GMT+8, 2019-7-16 10:46 , Processed in 1.140654 second(s), 1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